logo

首页Home

教育资讯Education News

互联网资讯Internet Information

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资讯 > 热点 > 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读经班不能取代义务教育

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读经班不能取代义务教育

   2017-03-22      浏览量:42

  葛剑雄,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长期关注教育问题,以敢言著称。新京报记者 张维 摄

  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在近十年政协常委的经历中,他一直以敢言著称,被媒体称为“葛大炮”。近年来,他递交了诸多和教育相关提案,如设立“财政年度”,缓解高校突击花钱、科研经费滥用现象;建议恢复和发展中等专科和职业学校等。

  ★新闻内存

  教育部“叫停”在家学习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做好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要求2017年北京等19个副省级以上重点大城市各区(县)要实现100%的小学、95%的初中划片就近入学。

  近年,“私塾”“读经班”等社会培训机构备受追捧,甚至出现家长让孩子在家中接受教育的情况,对此,《通知》要求,各县(市、区)教育行政部门除加强对传统控辍保学重点群体监控外,要高度关注接受“私塾”“读经班”等社会培训机构教育的学生。

  《通知》指出,学校及教育部门要立即落实失学辍学学生劝返、登记和书面报告责任。对于因身体健康等原因确需缓学的,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向县级教育部门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缓学,不得擅自以在家学习替代国家统一实施的义务教育。

  谈义务教育

  “有些私塾是为牟利,有些是作秀”

  新京报:你长期关注教育,今年带来什么提案?

  葛剑雄:我每年都在提义务教育问题。今年的提案是希望加强义务教育的强制性,要保证每一个学龄儿童都能接受义务教育。

  新京报:现在义务教育存在什么问题吗?

  葛剑雄:有一些打着国学旗号的国学班、读经班,这类现象非常严重,简直就是公然抵制义务教育;还有一些家长盲目相信自己的教育方法,把孩子留在家里自己教,有些报纸居然鼓吹这些人是教育专家,有些家长是“民科”,不把孩子教坏了吗;还有一部分留守儿童,大家都只关心他们的生活,不关心他们上不上学。这些都需要改善。

  新京报:但近几年,国学班和读经班很受一些家长欢迎。

  葛剑雄:它不能取代义务教育,我们的教育方针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课程设置也非常严肃,既要符合法律,也要遵循教育规律。而且,传统文化中也有糟粕,现在有些班里,恰恰用的是那些糟粕。有些组织私塾和读经班的人,自己都不识几个字,有些是为了牟利,有些是作秀,还有一些很偏执。

  以前有个所谓的教育专家找我,说他的国学教育很有效果。我问他,那你教的学生现在最大的多大了,他说高中还没毕业。我说,那你看看他高中毕业走向社会,是怎样的吧。这些学生知识结构单一,总在小范围活动,不会和人相处。将来怎么适应社会?这一类班,作为业余、假期的辅导可以,但不能取代义务教育。

  新京报:怎么规制呢?

  葛剑雄:很简单,对现有的按义务教育相关的法律认真执行就可以。无非规定更加细致。比如全日制的国学班、读经班就应该取缔;在家上学的,可以确定一个具体条例,比如像美国一样,如果孩子是身体心理残疾且父母确实有能力进行教育实验,申报原因,经过教育部门批准,就可以在家上学,但要进行定期检查,有没有达到义务教育标准;至于留守儿童,我曾经提过,加大资金投入,把免费学前教育做起来,办好幼儿园,保证义务教育达标,解决上学难问题。

  新京报:有人提出,要延长义务教育年限。

  葛剑雄:目前讨论延长,还不如保证现有的义务教育水平达标。现在我们都只看到城市,其实大多数农村义务教育都是低水平的。如果要延长,我也不主张全国去做,国家定下来的是最低标准,不影响有余力的省市去做。

  谈“双一流”建设

  “高校高薪挖人应该设立上限”

  新京报:最近,教育部长呼吁,东部高校要对中西部高校人才手下留情。事实上,“双一流”建设全面启动后,高校争抢人才可能是一个连锁反应。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葛剑雄:孔雀东南飞的情况一直存在。人往高处走,这是必然的,你没办法禁止。这些人才考虑的除了经济条件,还有自身发展,在西部一些高校,受政策和社会环境方面限制,他们施展不了才干。

  新京报: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

  葛剑雄:这说明我们以前的教育发展太不平衡。但在全世界,教育平衡都做不到。

  “双一流”包括一流学校和一流学科,西部可以多发展一流学科,比如内蒙古就可以发展畜牧、农业等方面的学科,吸引人才。其实有些西部高校一流学科并不差,比如兰州的冰川冻土研究所,新疆有些条件也很好,这些都要把人才留住。我主张,国家在一些西部落后地区,要办高水平的学校特别是研究机构,但现实是,高水平学校不是想办就办,而要根据条件,目前从条件来看,办高水平的专业其实更合适。

  另外,就是要改变无序竞争。我之前就跟教育部领导反映过,有些人在不同学校之间跳槽,跳来跳去,名利双收,最后又回到原来学校,成了待遇最好的教授。我们的经费都是国家财政给的,纳税人的钱,有些高校为挖人才,给出非常高的年薪,提供超标准住房,这些都应该设立上限和明确禁止。

  总而言之,就是要靠制度和总体环境的改革。

  新京报:但人才还是会用脚投票。

  葛剑雄:要对年轻人进行思想教育,让他们明白,不能完全靠利诱。他们也会理性选择。

  谈履职经历

  “我尽了我的努力,没什么遗憾的”

  新京报:今年除了教育类提案,还有其他方面的提案吗?

  葛剑雄:重大工程应该要国务院批准。目前一些地方匆忙上马一些重大项目,反对声音一多,马上宣布停止,造成巨大损失。

  新京报:当了近十年政协常委,这个身份给你带来了什么?

  葛剑雄:对我个人,没什么差别。我上课、在学术界研讨,并不会因为我是政协委员就有什么不同。

  新京报:这是本届任期的最后一年,你有哪些遗憾?

  葛剑雄:我尽了我的努力,没什么遗憾的。要说具体的遗憾,比如我在2014年和2015年两次提过建立“财政年度”的提案,希望能避免年底突击花钱的情况,但被否了,有关部门回复说,这不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其他部门的会计项目都是按公历年度计算的。提了两年都没结果,今年也不会再提了。我也理解,可能是条件不成熟吧。

  声 音

  一些打着国学旗号的国学班、读经班,简直就是公然抵制义务教育。有些组织私塾和读经班的人,自己都不识几个字,有些是为了牟利,有些是作秀,还有一些很偏执。 ——葛剑雄

来源 新京报  记者 张维 实习生 邓宇晨

"

上一篇:教育部:防止将课后服务变相为集体教学或补... 下一篇:李克强赠默克尔“鲁班锁”深意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