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页Home

教育资讯Education News

互联网资讯Internet Information

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资讯 > 地方 > 成人高考20年规模缩小近10倍 部分省份已取消

成人高考20年规模缩小近10倍 部分省份已取消

   2017-03-20      浏览量:241

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成人高考仅陕西每年就有四十多万人报考,盛况不亚于高考。随着普通高等教育在近15年内毛入学率的持续提高,目前成人教育报考规模逐年缩小。从2011年至2014年间,陕西成人高考报考人数从9.7万人降至5.7万人,几乎是以每年锐减1万多人的速度在下降。20年间规模缩小近10倍。

同时,录取分数线一降再降,以至于无法再降,统考已经失去了选拔性意义。

目前,全国部分省份已经取消成人高考。成人高考下一步怎么走?

10月24日,西安中雨。早上8时30分,在西安市长安路上的长安大学附中门口,今年35岁的张林正在准备2015年高起专考试的第一场——语文考试。和他一起考试的年轻人,不少是今年7月毕业的中专学生。和大多数参加成人考试的人一样,张林希望学历提升后,工作上能有更好的机会,“中学毕业后就进了一家技校学技术,毕业之后成为基层工人,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越来越觉得中专文凭不够用了。”

今年成人高考较去年略增 但并不是真的回暖

今年,全国成人高考共有94所高校在陕西招生,包括经教育部审定核准举办成人高等学历教育的广播电视大学、职工高等学校、职业技术学院、管理干部学院、教育学院和普通高校成(继)教院等。

成人高考招生类型分高中起点升本科(简称高起本)、高中起点升专科(简称高起专)和专科起点升本科(简称专升本)三种。在校学习形式分脱产、业余和函授三种,脱产最短学习时间为:高起本四年、高起专和专升本两年,业余和函授最短学习时间为:高起本五年、高起专和专升本两年半。

陕西省考试中心相关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2014年间,成人高考报考人数从9.7万人降至5.7万人,几乎是以每年锐减1万多人的速度在下降。今年陕西省共有64017人报考,较去年增加了6553人,增幅11.4%。

从事成人高考培训二十多年的贺老师分析,“成考逐年遇冷是大趋势,今年虽然人数增长,但并不是真的回暖,增长点主要是因为专升本毕业生的学历需求。”

分数线一降再降 统考已失去选拔性意义

成人高考吸引力下降,报名人数减少,正是成人高考目前所普遍面临的困境。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王满祥说,成人高考过于看重学历的定位导致了现在的困境。他认为,成人继续追求高等教育应该是满足人的技能和职业教育需要,而非获取文凭,“市场上很多承诺交钱拿学历的培训机构,就是盯准了学历这个痛点。”

此外,成人高考录取分数线不断降低。以高起专为例,共要考三门,总分450分,2014年陕西文化课分数线为120分。2014年陕西成人高考约5.7万人报名,最终录取人数近4.7万人,录取率达80%以上。

清华大学严继昌教授就曾建议,“相当多省份的成人高考招生计划多于报名人数,分数线一降再降,以至于无法再降,统考已经失去了选拔性意义。”

“成考文凭不值钱了。”贺老师告诉华商报记者,“以前考个专科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现在不一样了,成考的认可度也不如自考,所以考的人越来越少。”

网传“2016年成考取消”教育部并未出“时间表”

近期网上疯传一份“教育部新的教育改革方案”:“决定自2016年起,教育部将下文对中国现行成人教育(包括函授、远程、电大)进行改革,原来每年一次参加10月份成人高考的成人高等教育学历将和电大、远程网络教育进行合并整合,形成新的一种成人教育模式——改称继续教育。以后继续教育无论是报考专科还是本科,除需要参加每年10月份的成人高考以外,还需要学员必须参加每年两次的期末考试,并且需要完成网上学习课程,网上完成作业等,学生成绩必须修满学分才可以毕业。”

“目前还没有接到取消2016年取消成人高考的明确通知。”贺老师说。

华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关于成人教育、远程教育和电大“三教融合”方案由来已久,早在2007年,教育部就提出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要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逐步将函授教育过渡到现代远程教育,2012年又统一了各类学历继续教育政策和基本要求,统一学历证书式样和内容要求。2015年,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在年度工作要点中再次提到推进普通高校继续教育综合改革试点。虽然“取消全国统一成人高考”已经写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不过在具体操作层面上,教育部并没有出台指导性方案。也就是说,如何改革成考招录方式,尚无具体时间表。

将通过综合评价、技能水平来实现多元录取

今年4月,西安交通大学发布公告,由于424名学生未到校办理相关报到注册手续,取消其入学资格。华商报记者了解到,西安交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2013年招生计划为6800多人,这次取消资格的占总数的6%。

西安交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惠世恩形容此次取消入学资格为“壮士断腕”,“学校也下了很大的决心,纠结要不要这样做。这些都是社会机构打着西安交大继续教育学院的名号招生,承诺不用到校学习只参加考试就可以拿学位证,而实际上这些社会机构和西安交大没有一点关系,很多学生就这样被误导,游离在学校监管之外。但这一类学生都已经通过成人高考被学校录取,为了杜绝这种现象,我们要求他们到校本部报到,但最终仍有400多名学生逾期未报到,我们只好取消他们的入学资格。”

“当前学历被赋予了太多的意义,成人高考被很多培训机构当作赚钱工具,还有个别学校对学生承诺只要交钱就可以拿学历,造成各种成教乱象。2014年陕西成人高考录取4万多人,专升本分数线140多分就可以入学,录取率在80%以上,生源急剧下降,分数线形同虚设,不如学习高职招生改革方式,分类招考注册入学。”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王满祥说。

“全国部分省份已经取消成人高考,而教育部也明确提出各省市自治区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参加成人高考的全国统考,因此陕西省教育厅年初就将成人高考改革纳入工作计划。”王满祥介绍,目前西北大学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改革方案,将通过综合评价、技能水平来实现多元录取,对来自贫困地区的考生、来自艰苦行业的考生,以及获得陕西创业项目的学生和自谋职业的退伍士兵免试入学,让更多想学习的成年人能利用碎片化时间提升自己。

人物故事

5个时代人的成人高考故事

50后

老张:成人高考报名要排几天的队

57岁的老张是“50”后,1984年参加成人高考,获得会计大专学历。拿到学历的第3周,单位就开始选拔基层干部,老张凭借学历优势成为财务科干部。回想起多年前的成人高考,老张说,“当年报名成人高考、自考的人太多了,别说考试,连报名都要排几天的队。”老张说,成人高考前,单位先组织学习了一段时间,而考上后的学习费用都由单位报销。

60后

郑军:教室人多得坐不下

今年50岁的郑军中学毕业后,就进入妈妈所在的工厂做工人,后来接触到夜校的学习方式。由于爷爷曾经从医,父亲建议她业余学医。于是,在上世纪80年代她参加了西安医科大学的夜大,三年的学习中自学完成十几门课程考试,最终拿到临床医学大专文凭,此后就在西安城北开了间中医诊所。

“开学第一个学期,每次上课时60多人的教室都坐不下,要从隔壁教室搬凳子来坐。”郑军回忆起当年在夜校学习的情景,“不少人要搬着板凳坐在过道里,其中有的是在这个专业相关的单位上班,有的是自学之后,才开始进入这个行业。还有的人只是个人喜欢,就来学习。每次考试如果通不过,有一次补考的机会,有的人十年八年都没有考过。开学时一个班七八十个人,但三年后毕业时,就剩十几个人,最后可能仅五六个还从事这个行业。”

“这种学习方式不分年龄、不分单位,在那个年代,很适合当时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人。”

郑军21岁的女儿、去年从培华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专科毕业的郑晓星,成了她的好帮手。而郑晓星和妈妈一样,通过成人高考的方式,进入西安交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临床医学专业继续学习。

70后

老丁:有人混,但我想好好学一下

今年45岁的老丁在西安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了近20年,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需要提升学历,还是在2010年。老丁所在的建筑公司通知大家可以考一级建造师和工程师资格证,获得证书后每年收入能增长五六万。老丁说:“我们报名后却接到通知,说信息填报失败,必须是本科学历,有的甚至还要求必须是研究生学历。和同行交流时,才发现以前那个单纯靠技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学历是个门槛,过不去就面临被淘汰。”

近几年他还发现,“单位新招聘的大专以上学生,起薪四千多,比我们这些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员工还要高。让我觉得自己真是老了。”

去年秋天,老丁和几位同事一起通过成人高考进入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开始了业余学习。同学们大部分都是四十多岁,遭遇着一样的困境。

老丁说:“大家都是工作之余来学习,不仅能充电,还有很多共同语言。但有时十几个人当中,只有四五个人来上课,老师都比我们年轻很多,也不好管这些‘老人们’。不少人说成人高考很简单,混混就出来了,很多人也是报个名就只来几次。但我还真想抓住这次机会,好好学一下。”

80后

严超:两次参考改变命运

1982年出生的严超19岁时中专毕业,进入西安开元商城做营业员,学工商管理的她,柜台前一站就是四年。

工作第四年,严超选择了再次捧起课本。2005年10月,她走进成人高考考场,最终成绩超过分数线50多分,被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工商管理专业专科录取。

考上西北大学大专后,严超赶上了开元商城第一次面向一线员工公开竞聘管理人员,“也许是幸运吧,那一次改变了我的职业路线,我经常想,如果当初没有选择这条路,就不会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机会。如果当时没有继续学习进步,我也许在商城里做一个默默无闻的营业员,站到现在。”随着岗位的变化,大专文凭也开始不够用了,严超第二次走进了成人高考的考场,这次读成人本科。很顺利,她再次进入了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本科业余班。

2011年,29岁的严超如愿取得了本科文凭。现在的严超,已经是开元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副主任,西安国际医学投资有限公司团委副书记。

90后

胡杨:常被问“成人高考还没取消?”

90后的胡杨2010年高考失利后,选择了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酒店管理专业就读,专科。2013年他毕业留校做行政工作。同年报考成人高考,翌年进入西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汉语言文学业余班学习。

“成人高考现在还有吗?不是早就取消了吗?国家会不会不承认成教学历呢?”这是胡杨最常听到的问题,“很多人对成考学生有误解,也有偏见。但任何年龄段都有进步的需求,我每次都告诉他们,国家办的统一考试,怎么会不承认呢?”

胡杨介绍,目前成人教育学制为两年半。每周末12个课时,每年学费两千多元,毕业论文要求和统招本科生差不多,为8000字左右。“从入学到毕业花费在六七千元左右,差不多是一个统招本科花费的四分之一,因此成人高考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再次实现梦想的好办法。”

能否顺利通过成人高考获得学位,时间冲突是最大的问题。“中途退学或无法完成学习的情况比较普遍。”胡杨说,“有的学员考试时在单位请不了假。还有工作太繁忙多年无法来学习,主动提出要删除学籍的。”胡杨说。

"

上一篇:本专科毕业生从事养老服务将获奖励... 下一篇:山西工商学院创业园正式开园...